001章 最后的任務

啪!

昏暗的房間里,秦風緩緩掐滅了煙頭。

借著微弱的光線,可以看到,他身前的煙灰缸里塞滿了煙頭,地上丟著兩個空空的煙盒,整個房間里煙霧朦朧,仿佛著火了一般。

一個晚上,他整整抽了兩盒煙。

而在這之前,他從未抽過一支煙。

準確地說,自從穿上軍裝之后,他再也沒有抽過一支煙。

因為,煙味對于一名特戰隊員,尤其是狙擊手而言,是致命的!

“呼”

秦風吸了口渾濁的空氣,起身走到窗邊,拉開窗簾,晨輝透過玻璃射進了房間。

陽光刺眼,他那張堅毅的臉龐出現了短暫的恍惚。

旋即,他緩緩挪動目光,打量著這個被譽為軍方最神秘的特戰基地,眼眸之中流露出了濃濃的不舍。

片刻后,他閉上雙眼,深深吸了一口窗外清新的空氣,而后轉身,走到床邊,蹲下身子,輕輕撫摸著早已疊好的軍裝。

軍裝是特戰隊員專用的,臂章上繡著一把“利劍”。

因為這個臂章,這支沒有部隊番號和歸屬未知的特戰部隊,被外軍稱為“利劍”特種部隊。

它是華夏最神秘的特種部隊。

沒有之一!

但在華夏軍方,這支部隊的名字叫作“龍牙”,是所有特戰隊員夢寐以求都想進入的圣殿!

秦風輕輕撫順著軍裝的褶皺,動作很輕、很慢,仿佛在撫摸自己的愛人。

最后,他的手指觸摸到了一顆金燦燦的勛章,像是觸電一般,身子微微一顫,而后小心翼翼地拿起,捧在手心,像是捧著這世間最珍貴的寶物。

“砰砰……”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敲響。

秦風聞聲,輕輕將勛章放在了軍裝上,然后抱起軍裝,起身走向房門。

咔嚓!

房門應聲而開,門口站著四人,擋住了秦風的去路,一臉焦急:“隊……隊長!”

“你們這是干什么?”

秦風微笑著問,只是笑容有些牽強。

“你真的要離開嗎?”

四人雙眼泛紅,死死盯著秦風手中的軍裝和勛章,不約而同地開口。

“不是離開,而是被開除。”秦風苦笑。

“隊長,我們去找首長求情,讓你留下來!”

“沒錯,猛子已經走了,你不能再走了!”

擋在最前方的兩人相繼開口,而后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猛子”兩個字牽動了他們心中的痛,同時讓秦風的身子狠狠一顫!

猛子叫陳猛,曾是他們的戰友,是可以在戰場上放心地將后背交給對方的生死兄弟。

而如今,陳猛走了,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件事情就發生在幾天前,而秦風被開除也和這件事情有著直接的關系。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上級部門已經做出了決定,無法更改。”秦風調整了一番情緒,沉聲說道。

“隊長,如果你堅持要走,我們跟你一起……”四人一副誓死追隨的表情。

“不要胡鬧,立刻滾去訓練!”

秦風打斷了四人的話。

沒有回應。

四人宛如一堵墻一般,擋在秦風身前,一動不動。

“老子現在還沒被正式開除呢,你們這是想集體違令么?還是你們眼中已經沒我這個隊長了?”秦風見狀,大聲訓斥道。

“隊長……”

面對秦風的訓斥,四人鼻子一酸,眼眶中布滿了水霧。

作為龍牙的一員,他們有著堅強的心臟和強大的意志力,即便在戰場上流盡最后一滴血,也不會留下一滴淚。

但此時此刻,他們都忍不住落淚了。

“你們什么時候都變成娘們了?如果還當我是隊長,都給我滾去訓練!”

秦風再次大聲訓斥,但聲音有些顫抖。

四位生死兄弟不想他離開,他又何嘗想離開這個“家”?

“是!”

這一次,四人齊聲大吼,然后敬禮,轉身跑步離開,整齊如一的腳步聲響徹宿舍。

目送著四人離開,秦風的眼圈也紅了,但很快,他又恢復了正常,快步走出了宿舍。

“敬禮!”

當秦風的腳步踏出宿舍的那一刻,宿舍外響起一聲嘶吼。

唰!

唰!

唰!

……

聲音響起,包括之前四人在內,十名華夏最出色的特種軍人,沖著秦風敬禮。

他們和秦風,還有死去的陳猛,組成了讓外軍聞風膽寒的龍牙!

“能和你們并肩作戰,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我期待你們之中出現一顆新的龍牙!”

唰!

秦風聲音嘶啞地說著,緩緩抬起右手手臂,做出一個如同教科書般標準的敬禮動作。

爾后,他放下手臂,在十人不舍的目光中,緩緩走向基地門口。

“師傅……”

望著秦風離去的背影,十人中唯一的女性,輕輕咬了咬嘴唇,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最終忍住了開口的沖動。

基地門口,一輛掛有軍方牌照的越野車早已等候多時,一名少將坐在汽車后排,看著秦風慢慢走近,表情十分復雜。

他姓王名虎成,是這只神秘部隊的掌舵者!

“報告首長,秦風報道!”

在王虎成復雜的注視中,秦風走到汽車旁邊,敬禮匯報。

“上車。”

王虎成收起復雜的心緒,開門見山道。

“是,首長!”

秦風大聲回應,然后走向汽車另一側,拉開車門。

做完這一切,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基地前依然保持著敬禮姿勢的戰友們,然后才鉆進了車中。

“首長……”

汽車啟動,秦風欲要將手中的軍裝和龍牙勛章上交。

然而——

不等他的話說完,王虎成便直接打斷:“你親自交給老首長吧,只有他能決定你的去留。”

顯然,他很清楚,那位老首長,只要開口留下秦風,全軍上下絕對無人敢反對,同樣的,若是那位老首長執意要將秦風從部隊里面開除,也絕對沒人敢不同意!

“結果已經注定了,何必再去找他?”

秦風沉聲說道,并沒有收回軍裝和龍牙勛章。

王虎成沉默。

“身為利劍特種部隊的中隊長,龍牙特戰小隊的隊長,我擅自越過國境線,闖入他國進行戰斗,不但違反了軍規,而且違反了國際法,甚至很有可能引發戰爭,成為國家的罪人!”秦風語氣低沉地說道。

“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還會這么做嗎?”王虎成下意識地問道,話出口后,又覺得是白問。

“血債血償,那幫雜碎殺了猛子,我必須宰了他們!”

仿佛為了印證王虎成的判斷一般,秦風冷聲回應,同時不由自主地想起當日的情形,身上彌漫著濃烈的殺意,那感覺恨不得再次打爆那群雇傭兵的腦袋。

“一線之隔啊,如果你在我們的領土將那群雇傭兵一鍋端了,你不但不會被開除,而且會立功,成為英雄,可惜啊……”

王虎成嘆了口氣,語氣之中充斥著惋惜,同時很疑惑——哪個組織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對龍牙出手?

截至目前,軍方雖然動用了一切消息渠道,但依然沒有調查到任何有關那個組織的信息。

王虎成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個問題,而是重復沖秦風問道:“你真的確定不去找老首長了?”

“我比你了解他,也更清楚一些事。”

秦風答非所問,意有所指。

“好吧……”

王虎成再次嘆了一口氣,爾后一臉惋惜地接過特戰軍人夢寐以求的龍牙特戰隊作戰服和象征著榮耀和輝煌的龍牙勛章。

汽車啟動,秦風通過反光鏡看著自己的“家”和生死兄弟漸漸遠去,心情復雜。

“隊長還會回來么?”

目送著汽車遠去,十名龍牙成員忍不住暗問自己。

沒有答案。

但他們知道,既然秦風離開軍營,那么一定會將坑殺龍牙的組織從地球上抹去!

……

“首長,我有個請求。”

汽車離開基地很遠之后,秦風才收回目光,再次開口道。

“你說。”

王虎成有些愕然,更多的是疑惑,疑惑秦風所說的請求是什么。

“能不能將猛子離開的真實情況告訴他的家人?”秦風收回目光,扭頭看向王虎成,表情格外嚴肅。

“不行,這是規定!”

王虎成很堅決地搖了搖頭,龍牙特戰分隊是華夏特種部隊的利刃,里面的成員不但檔案保密,而且一旦犧牲,發死亡通知書的時候,會隱瞞真實情況,以訓練死亡代替。

“我知道這是規定,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他們為了保衛國家和人民出生入死,死后不但無法成為烈士,連真正的死因都要隱瞞,這是不是太殘忍了?”

秦風的情緒隱隱有些激動。

“的確有些殘忍,但規定就是規定,何況,你應該知道,這也是對隊員家人的一種保護——特戰隊員常年在邊境線上與不法份子進行戰斗,染血無數,若是身份暴露,對家人而言將是噩夢!”

王虎成沉聲說著,然后將一個信封叫給秦風,“這是陳猛的死亡通知書和撫恤金,卡的密碼是6個1。你負責將它送到陳猛的家人手中——這是你最后一個任務!”

秦風稍作猶豫,還是默默接過了信封。

“執行完最后這個任務,你準備做什么?”

汽車抵達市區后,王虎成與秦風一同下車,忍不住問道。

“這個任務沒那么容易完成。”

秦風語出驚人。

“呃……”

王虎成一臉愕然,不明所以。

“再見,首長!”

秦風敬禮,轉身離開。

這一天。

他沒有告訴王虎成,陳猛死的那天,他雖然擅自闖過國境線,一個人,一桿槍,連殺二十八名雇傭兵,但還是有雇傭兵逃走了。

他也沒有告訴王虎成,陳猛每次執行任務都違反了規定——懷中帶著妹妹的照片。

而那一天。

他沒有在陳猛的身上找到照片,也沒有在那些死去雇傭兵的身上找到照片。

……

就在秦風被開除的當天下午,燕京,一家讓紈绔子弟們做夢都想進入的私人會所頂樓。

一名身穿職業套裝的年輕女子,站在落地窗前,看著腳下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和川流不息的車流,怔怔出神。

夕陽的余輝透過玻璃射進房間,映照著她那絕世的容顏和傲人的身段,仿佛為她披了一件金色的薄紗,美得讓人心悸。

“砰……砰……”

片刻之后,敲門聲響起,打破了房間里的安靜,也將年輕女子從走神中拉回現實。

“進來。”

年輕女子緩緩吐出兩個字,沒有用“請”字,原本平靜的眸子陡然間變得犀利了起來。

“雪雁姐,聽說秦風被部隊開除了。”

一名佩戴金邊眼鏡的青年步入房間,走到距離年輕女子三米的地方站定,開口說道。

“真沒想到,你居然會以這樣一種方式回歸……”

年輕女子將目光投向遠方的天空,答非所問,語氣復雜,似嘲諷,又似唏噓。

“雪雁姐,難道你還在糾結?”

佩戴金邊眼鏡的青年聞言,微微皺眉,猶豫了一下,道:“其實,當他選擇當特種兵的那一天起,你們的結局就注定了——你要成為王的女人,而他只是邊境一小兵。”

“兵王也是王。”

夕陽刺眼。

年輕女子微微閉眼,輕聲開口,仿佛在回應青年,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但他現在連兵王都不是了。”

佩戴金邊眼鏡的青年,辯解道:“說句難聽的,如果沒有秦家的光環,如今的他,連給你拎包的資格都沒有!”

“你低估他了。”

年輕女子輕輕搖了搖頭,表情逐漸堅定道:“曾經,他可以在燕京大院里稱王稱霸,敢當眾打斷楊策的腿,后來,他又成為了共和國軍隊唯一一顆龍牙,未來,誰敢說他一事無成?”

“倒不是說他會一事無成,我只是覺得他配不上你。”佩戴金邊眼鏡的青年,猶豫了一下說道。

“三歲看大,七歲看老。我相信,我李雪雁看上的男人不會讓我失望。”

年輕女子站在落地窗前,雙手撐著落地窗,遙望著遠方的天空,像是看到了未來,語氣堅定,聲音鏗鏘有力,“退一萬步講,若他真的丟了老秦家的臉,讓其他人比了下去,我就當被鷹啄瞎了眼!”

一世兵王 - 001章 最后的任務
目錄

閱讀本書,兩步就夠了......

第一步: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掃一掃

第二步:用掌閱客戶端掃描二維碼

掃一掃

不知道如何掃描?

×

正在處理。。。

pc蛋蛋算法 湖南幸运赛车技巧 天津11选五预测工具 pc蛋蛋哪款游戏好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时时彩网 中国中车股票行情 安徽11选五开奖对了2个号 三分彩技巧 河北快3开奖直播购买 推荐好的基金 七乐彩网站 四川金七乐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 一定牛 证券作业分析一只股票 新疆11选5开奖结 体彩7位数开奖时间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